本站诚实介绍Suning和全世界及百科知识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肃宁。如果你看到这行文字,说明因网络问题未能加载网页全部内容特别是图片,请稍后刷新本网页。

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死亡率高的分析

本文发布时间: 2020-Mar-14
本文内容:

2020年3月9日晚间,意大利总理孔特颁布行政命令,将“封城”扩展至意大利全境。孔特言简意赅地将这一禁令概括为“我不出门”短短几个字。事实上意大利政府在此次疫情应对方面起步早、手段坚决、投入巨大:早在1月31日即宣布进入国家卫生紧急状态,并自即日起暂停往返意大利和中国的所有航班,此时距离1月30日世卫组织(WHO)宣布新冠肺炎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不过1天;开始部分“封城”措施是2月22日,此时距离首位意大利籍确诊患者被发现(2月6日,全国第三例确诊,此前两例都是外籍)仅16天,距离疫情首次密集暴发仅两天(2月20日全国仅3例确诊)。截至3月7日意大利累计接受检测的疑似者已突破两万人,远远高于其他疫情较密集的欧洲国家。为了应对疫情,意大利早在2月25日就调遣军队介入防疫,近日更紧急动员了全国几乎所有能调动的医护人员力量。然而正如一些评论家所言,防疫看的从来都是结果,而不是过程,偏偏意大利在“结果”方面乏善可陈。截至3月10日,意大利累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总人数为10149例,死亡631例。何以意大利政府如此“下本”,死亡率却居高不下?首先,意大利防疫“框架”早早到位,但“实质性内容”欠缺。早期“封城”主要依赖地方政府和警力,但地方政府对防疫重要性理解参差不齐,警察多是当地人,“乡里乡亲”不愿抹下脸来“严防死守”,结果便是“封而不死”,封锁线漏洞百出。“封城令”前后三次颁布、扩大适用范围,但每次都在颁布和生效时间上留下一个不小的“窗口”,导致大量“红区”内民众惊恐涌出,非但未能隔离疫情,反倒人为制造了一次又一次便于疫情集中相互传播的“人员大聚集”和“大串联”。其次,意大利政体较为特殊。一方面,该国是单一制共和国,很多行政规则要中央政府来制订;另一方面,为照顾意大利历史上长期邦国林立、地方特色鲜明的传统,中央政府又赋予地方过多自治权,而在单一制政体下许多地方政府偏又“班子不大”,结果在需要行政高效率的防疫“战争”中,就不免出现“上下谁也管不利索”的尴尬。对于地方自治的上述弊端,孔特政府曾多次表示要“整改”,但他本人就是包括地方主义派系在内、执政联盟内部多个势力平衡所推出的折衷人物,执行力有限,对此也只能是有心无力,徒呼奈何。第三,意大利国内上至专业界,下至社会风俗,对严厉的“封城”和其他严格防疫措施,存在不同程度的抵触情绪。因为中世纪意大利各地曾长期遭受教廷、封建领主的压迫,因此社会上产生了强烈的逆反情绪,突出表现就是十分强调“个体自由”,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烈性疫情,就不免有些“笨手笨脚”。这种态势导致“封锁归封锁,活动归活动”,在3月10日前,“红区”和其他地区间固然有了封锁线,但“红区”内各城镇、社区仍然是“马照跑舞照跳”,人们的基本生活、社交方式没有大的改变,有当地朋友称,除了亚裔开的商店、饭馆,“红区”其他商业活动场所在9日前都好端端开着,而且客人不少(只是稍稍注意了人与人间保持一定距离)。直到3月8日、9日,仍有许多意大利人走上街头,抗议实施“过分”的防疫限制措施,而在公共场合下穿戴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,至今在很多地方仍被公众侧目而视,当作另类,因为意大利和其他许多欧美国家社会一样,认为“戴口罩等于自己生了病,就根本不该出门,能出门的都不需要戴口罩”。尽管意大利政府三令五申,如果擅闯“红区”封锁线,将面临拘留和罚款,但仍有许多人罔顾禁令擅闯“禁区”之外,甚至将自己“巧妙通过”检查站的照片、视频和“事迹”在公共网络平台炫耀,居然也能赢来不少喝彩声。直到2月27日,WHO意大利籍专家里恰尔迪仍在质疑“对那么多疑似者进行检测是否有科学依据、会不会起反作用”。如此氛围下,防疫也就难免吃紧。第四,医疗体系被“烧穿”。此次和此前多次疫情的防治经验表明,重症率和死亡率上升最快的阶段,莫过于既有医疗体系因疑似、确诊人数突然大暴发而在极短时间内不胜负荷,出现被“烧穿”之极端现象的情况下。意大利尽管是欧洲典型的福利国家,医疗体系完善,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为配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和欧盟纾困计划,该国不断削减包括医疗卫生投入在内的公共开支,导致医疗卫生体系即便在常态下都处于绷紧状态。官方数据显示,最近5年意大利被迫关闭各类医疗机构758家,最近10年意大利医生、护士缺口分别高达5.6万和5万,这种状态应对平时、常态下医疗护理压力尚能凑合,突如其来的疫情大暴发一下就导致了“烧穿”现象的发生,重症率、死亡率也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。第五,老龄化的烦恼。意大利是全球仅次于日本、老龄化问题最突出的国家。去年年底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8年意大利全年新生婴儿数量降至近18年最低的439747人,而男女平均预期寿命则分别达到80.8和85.2岁。众所周知,此次新冠疫情对老年患者和长期患有慢性病的患者“杀伤力”特别巨大,对意大利这个老龄化突出的国家、尤其这个国家中老龄化问题最为严重的北方工业区各城镇,自然就容易制造更多人间悲剧。3月6日意大利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当天,意大利死于此次疫情者平均年龄高达81岁,近期更连续传出八旬、九旬老人染疫不幸去世的消息。可想而知,新冠疫情这种典型的“老年针对性疫情”遇上意大利这个最突出的老龄化社会,恰恰构成了人们最不愿看到的“定向杀伤”,就这样,意大利鬼使神差地成为了死亡率畸高的国家。那么,何时才是意大利高确诊、高死亡率的“拐点”?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最新版“封城令”的执行情况,以及该国在修补被“烧穿”的医疗卫生体系时,能体现出怎样的效率。当然,国际社会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links 友情链接:
surgical mask 口罩
suning.shopping
suning.hk
gsuning.com
itsuning.com
suning.global
suning.international
gov.cn
baidu.com

2020-May-28 08:36pm

WARNING:

本网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协议(arbitration agreement)。
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
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

Global & Suning (G & Suning)
全球与肃宁

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
肃宁国际化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、《伯尔尼公约》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。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,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。


栏目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