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诚实介绍Suning和HK以及全世界各地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肃宁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China News >

烏鎮引入當代藝術邀請展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9-Apr-11
本文内容:

烏鎮引入當代藝術邀請展,能否延續戲劇節的輝煌?

“進村”的當代藝術既近且遠

2019年3月30日夜,伴著濃郁的油菜花香,著名古鎮旅遊目的地——烏鎮西柵景區內花燈高懸,長街宴再次上演。不過這個場景並非來自一年一度的烏鎮戲劇節,而是來自“時間開始了——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”。未來三個月,來自23個國家和地區的60位/組藝術家,將在這裏呈現90件/組作品。

在這個藝術展上,你多多少少可以發現戲劇節模式的熟悉感,比如照搬自戲劇節的長街宴,比如許多作品呈現的空間恰恰是戲劇節時密集上演作品的劇場,甚至有些嘉賓也是往年戲劇節上的常客。然而,藝術展能否續寫戲劇節的輝煌?走進旅遊小村的當代藝術,又是否有了更可親的面貌?

作品 三成是專為烏鎮而作

西柵露天劇場裏,圍觀拍照的人絡繹不絕。印度裔倫敦藝術家安尼施·卡普爾的作品《雙眩》,以兩面弧面鏡重重疊疊反射出西柵和西柵遊客們的面貌,醒目而具有張力。就在他的作品跟前,有細心的遊客發現,腳下的地磚也有玄機。每平方米地磚方塊中,都有幾塊磚被透明玻璃盒子替代。俯瞰玻璃盒子,會發現裏面站立著數量不等的小人。在西柵露天劇場的廣場上,一共有60個玻璃盒子,裏面藏著約2000個小人。這件幾乎隱藏起來的作品來自我國著名當代藝術家王魯炎,名為《開放的禁錮》,是專門為烏鎮創作的。

“其實第一次來看場地的時候我有很多困惑,因為要在這個旅遊場所裏實現當代藝術的思考是非常困難的。當代藝術更多是在畫廊、美術館之類的地方呈現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我想試試。”王魯炎說,最終他很享受這次創作。同在西柵露天劇場,卡普爾的作品以巨大的張力占據了廣場,折射著周圍的空間和存在,是一種可視的視覺。而王魯炎做了個讓人“視而不見”的作品,是一種觀念視覺作品,同樣控制了這個場域。“在這裏做一件只能呈現在這裏的作品,和場域發生關系、產生對話,也和其他藝術家交流對話,這是個非常難得的機遇。”王魯炎說,這種特殊環境下形成的藝術方法論的對峙別有趣味。

其實,在此次當代藝術邀請展上,共有30件作品是圍繞展覽主題或針對烏鎮的人文環境而特別創作的。尤其是在主題展的“非常近,非常遠”單元,藝術作品散落在西柵景區,古典院落、大小劇場、公共空間在遊人的穿梭中層疊、交織在一起:LED屏幕上的英國女孩虛擬慢跑在1300年的中國古鎮中、冒著白煙的宮殿廢墟立於湖面之上……藝術的表達曲折地隱藏在可人的面貌之下,感覺親近,卻又意味悠遠。

觀眾 “看不懂,但是很愛看”

對千年古鎮中冒出來的這些當代藝術品,遊客們普遍感覺“看不懂,但是很愛看”。“這是什麽?”“幹什麽用的?”是遊客隨口說出最多的感受。雖然看不懂,但手機一直在拍照和攝像。

望津裏碼頭跟前的小廣場上,不少遊客試探著接近日本藝術家妹島和世帶來的數十把矮腳椅。這些座椅鏡面的材質是不銹鋼,它們猶如水面映照,並融合進水鎮的風景中,形成“另一個水面”。“這是凳子嗎?可以坐嗎?”“這是收集太陽能的吧,會不會燙?”看到陸續有人坐上了椅子,來自上海的一年級小學生熊正嘉也趴了上去,“我真不知道這是藝術品,我以為是飛碟模型呢。”來自浙江傳媒學院桐鄉校區的數十位大學生,專門拿著展覽手冊挨個進行作品研究。“如果來到古鎮看的都是過去的東西,來一次也就不想來了。總是有新的文化,總是有充滿生機的創作,我們才會一來再來。”大三的楊同學說,為了弄懂藝術家表達的觀念,她和同學們還特地參加了幾場公共藝術教育活動,“這是難得的學習機會。”

“正因為面對的觀眾很復雜,我們才既要註重作品的公共性,也要註重學術性。”主策展人馮博一介紹,藝術展不僅僅在西柵景區內,還同時占用了烏鎮北柵絲廠、糧倉兩處空間,它們都是與景區正門相距10分鐘左右的步行距離。在這兩處老廠房改造而來的空間裏看展,其實與在一般的美術館和畫廊裏看展並無二致,滿足了部分藝術家和觀眾希望清靜、純粹一點的願望。“參觀北柵絲廠和糧倉兩處空間的展覽,只需要30元門票,算下來,5毛錢就可以看一位藝術家的作品,良心價啊。”馮博一調侃道。

策展人 避免“嘉年華”模式

烏鎮並非第一次舉辦當代藝術展。早在2016年,由文化烏鎮股份有限公司主辦、陳向宏發起並擔任展覽主席的“烏托邦異托邦——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”就曾經在這裏上演,主策展人同樣是馮博一。“三年前我們還主要是借助著名藝術家的資源,為首屆烏鎮藝術展創立品牌效應,引起了國內外藝術界和觀眾一定的關註,讓烏鎮藝術展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生態的一個組成部分。”馮博一說,烏鎮的藝展是要探尋一種有效途徑——在旅遊文化景區內嵌入當代藝術元素,“在地”進行當代藝術生產、呈現、傳播,乃至消費。

“如何在鄉鎮形成與都市共生的公共藝術資源,如何避免嘉年華式旅遊節慶的模式,如何根據中國和世界局勢的新變化而策劃具有文化針對性的展覽……這些都是烏鎮藝術展要思考的。”馮博一說,但是這種思考能否延續下去,他自己也回答不了。

三年後,烏鎮還會不會繼續舉辦當代藝術展,陳向宏也沒有能給出明確的答案,“不過,當代藝術在其平凡抑或奇幻的外表之下,激發我們的想象、思考和創造力,這也是一個傳承過去、體現當下、連接未來的文化小鎮的必經之站。”

“時間開始了——2019烏鎮當代藝術邀請展”將持續到6月30日結束。展出期間還將推出更多論壇、講座、對話、工作坊等活動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本网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协议。
本網站以及域名有 仲裁協議(arbitration agreement)。
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
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

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、《伯尔尼公约》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。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,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。


2019-Sep-02 01:39am
栏目列表